陪我看天边的日落

小e随笔的图片

昨天晚上的时候听了很久的培训课,都是寻常的东西,关于如何做好一个语文老师。寻常的思路禁锢着我,一些简单的东西跳出来之后就会发现不过是寻常的东西,但是要跳出来。

双哥出了一本书,记了很多他的事情,他的故事。
故事这个词很奇妙,他在培训的时候能够随口说出某年某月某个时间段发生的某件细微末节的事情,在讲述的时候可以娓娓道来。我觉得很神奇。

之前的时候公司也有举办过各种活动,相关自己学生的故事,相关自己怎样去影响到别人。我听的时候我还觉得挺神奇的,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什么时候发生并且记住的。我脑子要去想的话,就是一片空白,我一个也想不起来。那是我没做过吗?我连一个学生都没有那种深切的改变过吗?其实一瞬间能怀疑自己来着。究竟是不是做的太不好了。

这就是故事。概括一个故事需要前因后果,需要时间地点人物,需要环境和情绪,我最能记得的就是情绪和环境了。那时候情绪濒临崩溃,那时候月色如水,或者那时候风吹的很大。至于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谁说了什么话谁做了什么事情长长短短到底经历了什么呢,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我更希望传递的是情绪,那个时候闷热但是突然暴雨,那个时候天色很早,凌晨四点,还没有太阳,风很大,红色的裙子被吹起来。因为意境这种东西是没有办法传递的,如果非让我讲述什么故事,我只能说我们在晚上的时候坐着游轮转了半个小时,可是这个不是重点呀,重点是江上的风,重点是莫名其妙的眼泪,重点是满脑子苏轼的文章。晚上的街上到处是彩色的灯,那时候我是去哪里了呢,那时候在出站口徘徊不知道怎么操作手机,安检口的大哥告诉我要怎么打开手机某个APP,重点是他的眼神呀,重点是我的心情呀。

所以不会讲故事,所以试图写故事这件事情就是我的弱项,也是不断在努力的地方,我连日记里面出现的人物都恨不得打上马赛克。

但是很多东西如果只记住情绪的话是记不住的,你会慢慢忘掉,窗外的灯带像流水一样一点一点地划过,也像流水一样一直不停地划过。也许是想给人流星的感觉,让世界充满希望。

楼下的路上有两个舞台,一个大的舞台,边上摆满了白色的椅子,一个是小的舞台,吉他和其他什么乐器摆在边上,还有不少不太寻常出现在地摊上的比如护肤品,比如牛肉。楼下的每一栋建筑物都各有不同,赫然写着“负一层”的建筑,还有不少当红可爱又温柔的文本,我一句也记不住,但每一句读起来都那么诗意。

所以整理了一下最近零零散散的读书笔记,竟然都快过万了。那么有价值吗?不知道,记录总归是好的。当下的情感,当下对于这个事情或者这个价值观的看法。现在问我说《月亮与六便士》究竟讲了什么,我又重新犯了概括性问题,我说不清楚。就像那天的采访记录其实和我说的内容不是很一致但是好像也都没什么大问题。所以这是表达的欠缺,亦或是表达重点不突出所导致的。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风潮集 » 陪我看天边的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