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自己其实有这个能力,只是不想做而已。

1 看不惯的三个点

今天来梳理一下关于我看不惯蔓的三个点。

第一个是我认为她老是多管闲事,去管别人的事情,比如说我几乎是随便做个什么事情,要是有了那么一丁点不合适的地方,或者对我现在做的事情没有帮助的事情,只要被她看见了,她就会在那说我,我认为很烦。

还有别人在交谈的时候,她经常会想方设法跑过去,然后在别人还在说的时候,把他们刚交谈的事情重复好几遍,我认为她这样很烦。

第二个是我认为她的嘴巴很多,别人问一个什么问题,她几乎是每次都要开始说故事,如果不是有人有多次提醒她讲故事的事情,她可能要讲好久,而且有几次她还讲了一圈,到最后讲完了都没有说到重点。

最后说到重点不到十个字就可以解决,而她需要讲几百个字还没有讲清楚。小e随笔的图片

我有很多次听到她讲故事,我都认为她好烦。

还有一个点是有时候嘴巴就像被胶水粘住了一样,管别人管的好爽,但一说到自己声音瞬间就变小了,甚至变得听不见,或者根本不说。

这就是看不惯她的第三个地方。

接下来再梳理一下这三个看不惯的地方我身上有没有或者怎么怎么样。

首先是第一点,多管闲事。

首先多管闲事这一点我也干过,我也管过别人的闲事,别人看起来也是被搞得挺不舒服,那么同理,我干过的事情或者她也干过,她也对我干过,我也对她干过,可以说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我们都互相使对方不爽,虽然能让一个人不爽的只有自己,但是我们暂且认为是我们把对方搞的不爽。

然后呢我们自己不爽又去搞对方,对方不爽又来搞自己,陷入了这个循环。

之后两方都不爽。

我也有过在别人交谈的时候跑过去,然后把对方的话一直重复的行为就是为了搞别人不爽,而我自己也不是很喜欢这种行为,看不惯自己这点别人身上出现了自然也看不惯。

接下来是第二点,嘴巴多。

我自己也有过这样子,我认为我可能是因为不想回答对方的一些问题,或者是不愿意去面对这个事实而使用转移话题的方法,也就是答非所问而不被对方发现,我自己被别人问过而不回答当前的问题或是我问问题,对方转移话题的事情我都经验过。

现在很少用这招了,因为我认为想要让对方不用这个招数,先让自己不用这个招数,我也是没有特别喜欢这个招数,于是我看到蔓这样子心里有些不爽,当然这是我的问题。

第三点,嘴巴被胶水粘住了。

就是在某些时候自己不想回答某些问题,或者不记得对方给自己问的是什么了而闭口不说。

这个时候我也体验过,别人问我问题时我也不说话,那么看不惯这个模式如何消除呢?

我认为要想不去看不惯他人首先不要评判自己,不评判自己就没有看不惯自己的地方,在别人做出某些我原本看不惯的事情的时候,我也不会看不惯别人了。

可是要做成这一点还比较难,因为我们在生活当中不自觉的就会评判自己,在做出某个动作之后,往往觉察还没到来,自己就先开始评判自己了。

然后认为自己这件事情做不好是不应该的,看见别人做不好的这件事情的时候,也认为这是不应该的,但事实就是他做成了那个样子,只是你的心,给他下评判,认为他没有做好。

你心里在与现实对抗,一边事实就在眼前,但在另一边,自己的心也像看不见事实一样疯狂的评判事实,希望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于是越看就越不爽,于是就变成了看不惯。

想不看不惯别人只需要不与现实对抗,不给一个事实上加评判,接受事实就可以了。

2 阅读理解(104页)

继续阅读《与神对话》,摘抄:

“现在就接受你的真实身份和本质,并将其展现出来——这是耶稣所做的事情,这是佛陀所走的路,奎师那所行的道。是每个曾在地球上出现的大师所经的径。每个大师也都拥有相同的音讯,我的本质,这是你们的本质,我能做到,你们也能做到。这些事情以及其他的事情你们也都能完成,可是你们却置若罔闻。你们反而选择那条艰辛的多的道路,那条自然我是魔鬼觉得自己很邪恶的人所走的道路。”

我的理解是,我们通常认为佛陀就是神,无所不能,他所做的我们不能做,他不能做的我们也不能做。

实际上佛陀是人,他的本质就是我们的本质,他能做的我们也能行,比如吃饭、睡觉、喝水、静坐,可是我们虽然能做,但在某一时刻,比如我们不想做的时候,什么方法都没有了。

我们也经常不接受自己的身份和本质,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平凡的人。

认为自己是什么光之国的人,什么霸道老板,而不接受自己的身份,就认为自己和一些人有着巨大的区别,但是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再说到刚刚的事情,我们不想相信自己可以做成和佛陀相同的事情,我们就认为自己非常邪恶做不到那么“神圣”的事情,然后不断的把自己贬低,认为自己这不行,那不好,于是就不去接受那自己本来的样子。

所以我的结论就是我们常常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做这个做那个,但自己其实有这个能力,只是不想做而已。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风潮集 » 但自己其实有这个能力,只是不想做而已。